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陇周刊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甘肃新闻  >  丝绸之路
投稿

常沙娜:设计不能“追求时尚,丢了文化”

2016-01-14 14:58:00 来源:艺术中国 作者: 责任编辑:杨亚楠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梦汇敦煌 情连文博——大型网络系列宣传活动【专题】

2015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

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_专题

  常沙娜

  2014年7月,“花开敦煌:常沙娜图案研究与应用展”在今日美术馆展出引发关注,2015年2月该展览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进行第二站展出。常沙娜先生1931年生于法国里昂,15岁随父亲常书鸿赴敦煌临摹历代壁画,1983年至1998年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她的观点和创作对我国的艺术设计产生过重要影响。展览开幕现场,艺术中国对常沙娜先生进行了专访,作为老一辈艺术家、设计家和教育家,她对今天的设计提出了她的看法。

  艺术中国:在关山月美术馆的这次展览大多数是您的作品,包括临摹的敦煌壁画、花卉创作以及工艺设计,为什么没有把这个展览命名为您个人的回顾展或者成就展,而是命名为“敦煌图案研究与应用展”?

  常沙娜:因为敦煌特别重要,“花开敦煌”不仅仅是“花”,它的含义是深远的。敦煌很有名,大家都很了解了。一千多年的文化历史系统地遗留下来,集中在敦煌莫高窟这一个地区,包括经济、佛教、人文等各个方面。我们现在强调丝绸之路,敦煌是丝绸之路的很重要的一个点,连接了中原跟西域、印度、阿富汗、尼泊尔等地区的关系,敦煌很有历史意义也很生动。

  现在敦煌越来越出名了,但是对于敦煌真正的含义挖掘还不够深。现在保留下来的石窟有四百多个,包括壁画、彩塑,从这些东西可以反映我们一千多年历史的延续。应从这个问题上把敦煌进行宣传,而且是更深层次的宣传,不是表面上的宣传。比如壁画都有什么含义?它的风格、时代是什么。敦煌是一个延续性的,从北周、北魏一直延续到元代1500年,它跟中原和西域的关系交融得特别好。现在我们博物馆也有了,陈列馆也有了,各种活动都开展了,光研究敦煌壁画不行。

  现在科技发达了,但是也需要有一个基本功夫,对民族文化的了解。我在中央工艺美院强调了随着生活所需、衣食住行的设计。但是现在的设计我越看越有点着急,它把工艺美术跟设计分离了,觉得工艺美术是比较落后的。原始社会就有设计——彩陶,它是先从用途开始,然后材料,然后工艺。现在我为什么要搞运用,要搞图案呢?我们绝对不能脱离设计、功能、材料、装饰形式、时代的需要。

  观无量寿经变盛唐172窟272x300.5cm 1946年临摹

  艺术中国:展览中有很多是您几十年前的研究作品,今天再次看到这些作品,您的感觉是什么?

  常沙娜:我当然很兴奋,时光是无情的,我从十几岁开始,到现在八十多岁了。时代在发展,人生也很快。因为我父亲的关系,我就回忆起当年的条件。我从小就在那里成长,而且我没有正规的学历,但是我传统的东西有了。我在临摹的时候,董希文先生、我父亲就给我补课,了解中国的历史。人的核心的功夫、核心的思想还是要了解我们传统的东西。

  我后来到了工艺美院以后,除了学习传统,临摹敦煌以外,还有老前辈的花卉写生课,要根据需要来变化,这叫图案的程序,图案的法则。你看传统的敦煌多丰富,我把壁画里的东西都摘出来了,把敦煌壁画里历代的树都摘出来了。山水跟现代的水墨画完全不一样,当时是矿物颜色,它是根据时代,根据当时的条件来弄的,以土红为主,有石青、石绿,很有特点。比如色轮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但是它有同类色、临近色、冷调色、暖调色,红里面就有这么多的变化,我们现在不知道。你看舞台上的大红、大绿太无知了,我要把我的体会表现出来。

  50年代,我受梁思成、林徽因的影响,那时林徽因提出来要把北京景泰蓝的东西进行重新设计,把原来景泰蓝的一些东西改变,弄成台灯、烟盒、烟灰缸、和平鸽。她这个思路带我进入了艺术设计。后来我也有幸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十大建筑设计,到人民大会堂设计了宴会厅。十大建筑的建筑师给我很大的启发,他们跟我配合起来,比如花卉图案要和材料、建筑、结构结合起来。

  說法圖側面的供養飛天北周290窟30x105cm 1947-1948年临摹

  艺术中国:今天看到的很多设计缺少了东方美学的根基和品味,盲目地追求西方的设计感,您认为这样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常沙娜:我很担心。为什么现在要强调敦煌,“花开敦煌”不仅仅意味着石窟的壁画,要把它好的东西和元素运用进来。现在的年轻人,我看不惯的一个是超短裙,一个是面料设计,全都没有了。现在就知道玫瑰花,大自然的花卉是我们的宠儿,花卉太多了,关键是要怎么运用。现在的设计缺少对传统的了解,缺少对传统的热爱。我父亲在法国学了九年的油画,他崇拜的就是文艺复兴的东西。但是后来他知道我们拥有这么丰盛的石窟艺术,虽然是佛教的,但是反映的不仅是佛教,它也离不开生活、习俗。

  我们现在太浮躁了,太无知了,虽然现在学位都很高。当年周总理提出:古为中用,洋为中用,要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十大建筑就是按照这种宗旨和思路来进行的。现在你看过了半个多世纪,人民大会堂依然反映了我们当年提出的宗旨。超短裙某种程度是一种性的诱惑,当然我看电视发现欧洲好多都是超短裙,我们为什么要学习他们?另外从设计的比例来看,人一般是六个头或者七个头的比例,超短裙很难看。从功能上看,年轻人没有爱惜自己的膝盖,到了三四十岁、四五十岁膝盖肯定要发炎。从美学上,每个人都是披头散发,当然长发很漂亮,但是不能什么场面都是披头散发。所以设计的概念要跟传统、大自然、功能以及人的习惯、品味相结合。

  现在开始重视了,习主席主持了文艺座谈会,谈了一些问题,比如建筑不要搞怪。北京现在太可怕了,大裤衩等我觉得太可悲了。大裤衩是荷兰建筑师的作品,他后来承认说,跟中国开了一个色情的玩笑。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国家的一种亵渎。我原来是九届的全国人大常委,教科文卫的委员,我如果那个时候有机会我会提这些问题。现在我只能在下面说一下。现在也有人说这是时尚,说我的观念太落后了。我说:追求时尚,丢了文化。这句话不是我想出来的,后来在电视上报纸上也有人这么提。我们要尊重传统优秀的东西,要有真善美的标准,要有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

  景泰蓝卷草纹烟具组

  艺术中国:您是否有复兴中国工艺美学的想法或者计划?

  常沙娜:计划我没有,我已经退休这么多年了。我已经老了,这是客观的,但是我能做多少做多少。这次展览中临摹的画保存到现在也很巧,文革的时候没有被抓着,要在我父亲那里可能也不好保存。我原来一直放在中央美院那里,后来中央美院搬家我借出来展览,后来就再也没有还了,我就一直放在家里。这个是我感情的遗留和记忆。有人问我卖不卖,我说绝对不卖,我不参与市场。现在经济发展是对的,要发展,要达到小康人家,大家共同富裕起来。但是现在好多年轻人利益熏心,画假画拍卖,还有的画家为了多卖钱就多画几张。如果搞艺术的不是出于对艺术的感悟和责任的话,那你的画要么就是假的,要么就是差的,不会有好的作品。

  我曾经带了几个研究生,我带着他们去了敦煌两三次,我们共同出了两本书:《敦煌历代装饰图案》,把收集的东西展示出来。2004年出了第一本,后来书很受欢迎,我想我也还有能力带着一个团队再做续编。从图案的角度来说敦煌的壁画,艺术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是取之不尽,没有人用怎么办?所以要宣传。这次我也认识了几位搞景泰蓝的人,昨天那个老总也来了,他很支持。还有我的一个同事,陶瓷系的老师,他搞造型,我就搞设计,我觉得很好。这几个例子说明敦煌的图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还有一个问题我要多说一点。现在工艺美术和设计分开了,认为工艺美术是落后的,设计是现代的。在一些大的杂志上,如《美术观察》或者《装饰》杂志里面的有些观点我同意,有些不同意。原始社会的彩陶就涵盖着设计,不管手工也好,机械化也好,都与设计分不开。

  头饰初唐322窟说法图菩萨

  艺术中国: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您觉得敦煌的历史对我们今天的文化交流有哪些启示?

  常沙娜:这个很重要,习主席能够在这么繁忙中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敦煌经济带的发展不是说用来宣扬旅游、赚钱。更重要的我觉得是实实在在地运用敦煌图案到现代生活,包括靠垫、日用品、陶瓷、景泰蓝等。所谓的经济带的发展也要好好研究,研究完了才能发展。你看我们现在的面料,老虎皮、豹子皮,围巾弄了大骷髅,熊猫头……拿这些来发展设计是长不了的,延续不下去的。但是它影响了下一代,年轻一代没有传统了,只有怪异的东西。敦煌现在破旧了,所以保护是第一,用数码来保护,让观众不要到现场去。但是专业的要到现场去看,他不是凑热闹,也不是弄表面。所以这个问题要好好地、冷静地、稳稳当当地,实实在在地思考。习主席也说,我们干事要实实在在。搞艺术,搞设计更要实实在在地学习、运用、创新。

  艺术中国:谢谢常先生。 (采访、编辑/许柏成录音整理/王雅淋)

文章来源:艺术中国 责任编辑:杨亚楠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960109 技术服务:0931-8960711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大事记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