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甘肃新闻 > 省外媒体刊甘肃 正文
投稿

甘肃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落马 其老家题字落款被抹

2015-04-01 16:37:45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 责任编辑:邵江梅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党亲暖村

  3月30日,甘肃人大官网发布公告称,庆阳市人大常委会罢免了陆武成的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而早在今年1月23日,中纪委官网发布“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陆武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依据其职务被媒体解读为甘肃首只大老虎落马。

  《法制晚报》记者在甘肃兰州、庆阳两地采访时发现,陆武成“落马”后,其留在老家庆城城门楼上的题名已被迅速抹去。不少兰州干部、群众对他的“落马”并不意外,称其在担任兰州市委书记期间,大拆大建的行事作风早已为他的仕途生涯种下“恶果”,“坑坑洼洼路无成(陆武成)”这句民谣正是坊间对于他的评价。

  仕途老干部称其善搞关系对上级言听计从

  根据陆武成的公开简历显示,其在兰州做了近3年交警后,于1975年10月,被调入兰州市委组织部干部科任干事随后升任副科长;1984年9月,升任省委组织部经济干部处、党政干部处干事;1986年12月,升任省委组织部党政干部处副处长;1993年6月,升任省委组织部党政干部处正处级组织员;1994年2月,升任省委组织部干部调配处处长。

  一位曾在甘肃省委组织部任职的艾姓离休老干部告诉记者,“1970年代,甘肃本土的干部不足十分之一,后来随着他们年龄渐老,甘肃组织人事出现了断档,为了更好地发展,采取公平公正的方式从甘肃籍公职人员中公开选拔优秀人才,就这样,已在兰州市委组织部工作的陆武成很快进入了省委组织部考核选拔的视野。”

  此后,其与当时的省委组织部有关领导关系融洽,得到了重用。“他很会搞关系,对于上级的决定与安排言听计从。于是,他才被调任富有‘镍都’之称的金昌,成为一市之长。”艾姓老干部如是说。

  主政款待活动宾客改用金制餐具

  一位曾在甘肃媒体工作多年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其曾多次前往金昌采访,了解到陆武成在该市官场的口碑不是很好。该人士透露,陆武成仗着自己是省委组织部派下来的地方大员,在金昌为所欲为,插手金昌的矿业资源来牟取不正当利益。

  另有甘肃媒体人士表示,曾去金昌采访一个宣传活动时,被该市政府以铜制餐具招待与会人员,活动结束时,时任金昌市委书记的陆武成出面后,铜质餐具被换成了金制餐具。这种待遇对于他来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对于上述媒体人士的说法,法晚记者留意到,去年7月6日,中央巡视组向甘肃反馈巡视情况时,曾指出“省属国有企业、矿产资源、交通领域及一些地区腐败问题反映突出;一领导干部插手工程建设,重大工程项目违规操作损失巨大”。

  落马老家城楼题字落款签名被抹

  今年2月3日,是农历腊月十五,也是立春前一天。一大早,庆阳市庆城县便有迎亲车队赶着这个黄道吉日,一轮接一轮地从写有“庆城”字样的楼门下驶过,该县某婚庆公司的摄像师李先生已记不清楚这是多少次在城楼门下为迎亲车队取景,但他细心地发现,那城楼上红漆行书“庆城”右下角“陆武成”一行竖字却没了踪迹。

  对此,在城门里大街开店的老杨则称,就在四五天前的一个晚上,他看见几名工程维修人员架着梯子,将城门楼上“庆城”右下角“陆武成”几个字涂抹掉,再将“庆城”两字重新刷漆,于是有了现在的面貌。

  他还透露,其在城门楼下做生意十多年,曾亲眼目睹旧土城墙被砖瓦条石翻新加固的场面。就在2006年5月份,该工程竣工后,作为从老家庆城走出去的时任甘肃省副省长的陆武成,被当地政府邀请前来出席该城门楼的剪彩仪式。在鞭炮齐鸣,锣鼓喧嚣声中,陆武成与其他领导一起揭开了这个由他亲笔题写的“庆城”匾额。

  此前,这座城楼的内墙碑文落款处时任庆阳县委书记张畅钰的名字因其落马而被涂抹抠挖掉。如今,连同城楼门上陆武成的题名也被抹去。加之该城楼被封锁,不能攀登,只能穿行其下,使得城楼显得有些孤悬寂寥。

  回忆曾凭警帽拦车声称不敢不停

  距离庆城城楼五公里远的十里坪村,是陆武成的老家。在73岁的大嫂廖瑞玲的印象中,陆武成少言寡语,看起来有些腼腆木讷。据其介绍,陆武成兄弟五个,其排行老四。

  “那时,我们的七叔陆文,是个刚从部队复员下来的老革命军人。他膝下只有1个女儿,苦于妻子不能再生育,只好在我们兄弟里头挑选一个过继给他。就这样,七妈挑中了老四陆武成,将他带回合水抚养。”

  据其回忆,陆武成后来成为了省城兰州市公安学校的学员。“1972年,他刚参加工作,回家探亲时,我看他戴着一个‘白圈圈’帽子,拦下了一辆大巴车。我问他你戴的这是啥帽子,怎么将大巴车说拦就拦下了?他说他已是一名交警,这是警帽。这样一招手,大巴车不敢不停的。”

  廖瑞玲还表示,自从陆武成去金昌工作后,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那时,他养父陆文刚从工作岗位上退休下来,为了不给陆武成增加负担,其和老伴在白银市靖远县的女儿家生活。

  后来没过几年,陆文病重,送回庆城老家后,其撒手人寰。陆武成则在养父下葬前一天赶到了庆城县,他伏在亡灵前痛哭流涕,称自己工作太忙,将尽孝抛在脑后,实在感到很愧疚。

  评价被民谣讽刺“坑坑洼洼路无成”

  在兰州实地走访的数天时间里,对于陆武成的政绩,当地百姓习惯用“坑坑洼洼路无成(与陆武成谐音)”这句民谣来形容陆武成主政的五年,大街小巷被挖得乱七八糟。

  网友“凭栏听醉”发帖评论称,“我奶奶家门口一条路挖了铺,过几天又下陷又挖重铺;再过几天又改水管道,又挖重铺;此后又改天然气管道又挖。五年了我就看一直没顺畅过。”

  记者查询兰州数家媒体前些年的新闻报道发现,陆武成在兰州市委书记的任上,大搞旧城区改造及新城区建设。

  开发项目烂尾建桥五年未通

  据2009年9月10日出版的《甘肃日报》报道,兰州市迄今为止最大的旧城区和棚户区改造项目——庙滩子地区危旧房整体改造项目开工奠基。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陆武成出席了奠基仪式。

  该项目总投资93亿元,拆迁面积91万多平方米,项目总建筑面积约281万平方米。预计5年后建成一座集居住、商业、旅游、文化、休闲、办公于一体的“城市商业次中心”。

  另据同年9月30日的《兰州晨报》报道,在庙滩子地区投资1.6亿元建设了元通大桥,该桥全长459米,桥面总宽度26米,按照双向四车道、非机动车道、人行道及观景平台布置,预计工期为18个月。当时,陆武成也出席了该大桥的开工奠基仪式。

  如今,法晚记者回访庙滩子改造工程时,发现元通大桥主体已竣工,并被划上车道,但是通往北滨河路的两边引桥却未修通。

  另外,据该项目开发商元森地产售楼部一位姓李的置业顾问介绍,该工程一期工程所开发的11幢楼已售完;二期开盘的3幢楼有部分户型还在出售。这些楼加起来,只占了整个房地产开发面积的1/3。也就是说,还有70余幢楼房在等着开建。

  变动开会临时换主持副省长接任其职

  据法晚记者了解,陆武成被查后的第四天,甘肃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兰州召开,原本由其做本次大会主持人,因其“落马”而使会务组临时撤销其讲话稿及官网信息,改由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效东宣读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同时,就在1月24日辞去甘肃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罗笑虎,在2月1日的人大会议上,被选举为甘肃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至此,除省委书记王三运兼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外,罗笑虎实则取代了陆武成原第一副主任的位置。

  “这几年查办的案件表明,一些出问题的干部主要是栽倒在项目建设上。现在,基层的一些项目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甚至几个亿,腐败隐患不可忽视。”王三运在3月15日出版的《甘肃日报》署名文章上如此表述道。

  统筹执行/朱顺忠文并摄/法制晚报深度记者张恩杰

文章来源: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邵江梅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960109 技术服务:0931-8960711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大事记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